湖北巡察利剑直插基层 反腐威慑力日益彰显

2019年01月11日08:41  来源:荆楚网
 
原标题:图文:巡察利剑直插基层 反腐威慑力日益彰显

 

  巡视巡察联动,利剑直插基层。作为完善巡视战略格局的重要一环,湖北巡察“利剑”越擦越亮,威慑力日益彰显。

  2015年5月,湖北选择5个市县及2个省直单位开启巡察工作试点。2016年5月,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召开全省市县党委巡察工作动员部署会,在全省17个市州、直管市、林区及99个县市区全面推开巡察工作。

  截至目前,全省各市县党委均成立巡察工作领导小组、巡察办,组建巡察组。仅2018年,就对13610个地方和单位党组织开展了巡察,共发现面上问题42402个、问题线索7909件。根据巡察发现的问题线索,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1498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059人。

  巡察组如何担当党内监督的“探头”,让“老虎”和“苍蝇”现出原形?巡察如何与巡视联动,打通全面从严治党的“最后一公里”?连日来,楚天都市报记者深入到武汉、十堰、咸宁等市县巡察组采访。继“省委巡视组在行动”独家系列报道之后,今日本报再推“湖北巡视巡察在行动”重磅报道,为您讲述巡察利剑的反腐故事。

  【典型案例】

  前董事长、总经理都被反映“有问题”

  巡察组一竿子插到底挖出武汉农业集团窝案

  2016年11月,武汉市委启动首轮巡察,对5家单位党组织开展巡察。当年11月7日,武汉市委第五巡察组进驻武汉农业集团有限公司。

  在进驻之前,巡察组就对该企业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搜集摸排;进驻后,群众来信来访反映前董事长、总经理都“有问题”。巡察组决心一竿子插到底,综合运用数据分析、对照比较、走访谈话、实地勘察等方法,这家国企的3名高管违纪违法事实逐渐浮出水面。

  巡察组发现,2009年1月,武汉农业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某在该集团农科大楼尚未立项时,就安排集团相关人员购买建设钢材3000吨并付款;2010年农科大楼正式建设施工时,发现所购买的钢材存在型号不符和质量问题,胡某等少数领导班子成员在简单交换意见后,于2010年4月起对钢材进行分批降价处置,造成国有资产损失100余万元。

  2014年12月至2015年6月,武汉农业集团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夏某在未经竣工验收和资产评估情况下,通过不规范的招标代理程序,将大楼租给刚成立1个多月的某民营企业从事经济型酒店经营。

  继续深挖,巡察组了解到该单位一些项目招标中的猫腻:2012年8月,市农科大楼主体工程施工招投标过程中不同投标单位技术标多处内容相同,且联系人为同一人;2008年12月至2011年9月,一些公司基建项目,采取邀标、议标方式进行招投标,出现了建设施工项目“跟人走”怪现象。

  在巡察组深入了解相关问题过程中,集团个别领导班子成员向巡察组提供虚假情况,更加引起巡察组的警觉。

  随后,武汉市委第五巡察组将相关问题线索移交给武汉市纪委进一步调查核实。经查,2004年下半年至2016年2月,武汉农业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某(2016年11月退休)在任职期间,严重违反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接、合同履行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3家企业负责人所送人民币396万余元。2005年1月至2016年2月,武汉农业集团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夏某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获得分红款113万余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26.9万元。2005年1月至2010年12月,武汉农业集团原党委委员、董事兼武汉牛奶公司经理钱某(2008年8月退休)违反国家法律,伙同他人非法侵占公款680万元,个人实得200万元。2017年6月12日、7月27日,经武汉市纪委常委会审议并报市委常委会批准,给予胡某、夏某、钱某开除党籍处分。胡某、夏某、钱某3人均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该问题发生后,武汉农业集团坚持全面整改,成立专班对各子公司的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情况进行重点检查,对11名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追责。

  巡视巡察上下联动形成震慑

  挪用公款千余万元的女出纳自首

  2018年6月25日,一辆轿车在武汉市东西湖区纪委监委门口停下,走下来一个女子,说是“想找领导反映情况”。“你是来上访的吗?”工作人员询问,她沉默不语。

  直到被带到信访室,坐了半天之后她才说:“我不是来上访,而是来自首的。”

  见到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她慢慢吐出真相:原来,她是东西湖区某街道财务核算中心的出纳魏某,一直在挪用单位的公款。一边说,她一边从包里掏出4张房产证、两张银行卡、两本行车证,“我把挪用的钱用来开服装店、美容院,买了房子、车,还买了一些玉石,玉石都在车子后备箱里。”“这半个月我一直睡不着。”她道出自首的原因:“前段时间,区里开展巡察,发现一些单位财务账号多头开户,但还没查到我们单位,我有些侥幸。没想到的是,省委巡视组几乎同时来了,区里要求各单位6月30日前清理往来款项以及银行账户。我很紧张,赶紧到处筹钱还钱,可还是还不完,我压力很大,甚至想去死……”

  东西湖区纪委监委核实了部分情况后,随即对其采取留置措施。由于她挪用公款时间长、笔数多,本人也回忆不清到底挪用了多少。区纪委监委调查人员及时组织专人清理账目、核查挪用款物去向,并查封扣押该出纳挪用公款所购的7套住房、2辆汽车、60余件玉石等物品以及40余万元现金。

  经查,该出纳共挪用公款1600多万元供个人使用。目前,她已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被司法机关依法逮捕。区纪委监委已追缴被挪用的款物价值1100余万元。

  该出纳之所以自首,源于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震慑。2018年5月,湖北省委启动对武汉市及所辖区的巡视工作,武汉市委也在全市各区全面铺开交叉巡察,东西湖区正是巡视巡察对象之一。区委交叉巡察组在对该区两个街道的巡察中,发现两街道均存在财务账号多头开户等问题,区委交叉巡察组向省委巡视组汇报了上述问题。省委巡视组责令区政府、区财政局于6月底前清理全区单位往来款项以及银行账户等,统一归集账户资金。

  巡视巡察上下联动产生了巨大的震慑效应,该出纳终于顶不住压力,主动投案。该案也成为东西湖区纪委监委2018年留置的第一大案。

  【监督创新】

  交叉巡察

  牵出武汉区级纪委监委留置“第一案”

  巡察是巡视这一全面从严治党利剑向基层的延伸和拓展,是人民群众身边的巡视。实践中,越到基层“熟人社会”影响巡察效果的问题越突出。

  为破解人情干扰难题,我省探索开展“交叉巡察”,打破原有地域或系统为单位的结构,由市级巡察工作领导小组或市委巡察办统筹,在县区级开展异地交叉巡察。

  2017年3月,武汉市在江岸、江汉、汉阳3个市辖区开展循环交叉巡察试点。2017年11月以来,交叉巡察在全市13个市辖区全面铺开,13个区共组建39个巡察组赴外区开展交叉巡察工作。截至2018年9月,武汉市已开展了5轮交叉巡察,连续3轮开展了全域性交叉巡察,全域交叉在武汉已成为常态。

  通过交叉巡察,有力破解了基层“巡不深、察不透、人情干扰多”等难题。武汉市委巡察办介绍,与交叉巡察前相比,各区发现面上问题数增长23.2%,问题线索数增长64.4%,巡察期间来信来访数平均增长264.2%。

  2017年9月,根据武汉市委统一部署,武昌区选派三个交叉巡察组赴青山区对该区安监局、档案局等6家单位开展巡察。在巡察区档案局期间,区委第三巡察组发现该局二级单位区档案文化用品服务部管理混乱,并深入发现了“陈某一人兼任采购员、仓库保管员、出纳,商品进销无台账,报销发票中白条支出情况较多”等问题。

  2017年11月,巡察组将相关问题线索移交青山区纪委监委。经查,该区档案文化用品服务部经理兼出纳陈某涉嫌挪用公款400余万元的违纪违法问题。2018年3月,青山区监委对陈某采取留置措施,通过进一步深挖,对相关责任人一起追责,该线索已立案15人。该案成为武汉市区级监委成立以来区级自办留置第一案。

  提级巡察

  进驻第4天就发现“零办案”乡镇有问题

  县一级巡察比较“难办”、监督效果不明显的部门,由市委巡察组开展巡察,上提一级,用“级差”阻断“熟人网络”,巡察监督的威慑性和震慑力大大增强。

  2017年,省委巡视组对十堰市6个县(市、区)开展专项巡视后,发现扶贫领域存在突出问题。2018年初,十堰市调查发现,有23个乡(镇、街道)属2017年度扶贫领域“零办案”单位。“零办案”真的就“零问题”吗?十堰市委决定,有市委巡察组对“零办案”乡镇和街道开展“提级巡察”,重点检查落实“两个责任”、基层党组织建设、扶贫领域突出问题整改等情况。

  提级巡察的效力很快显现。市委第一巡察组进驻丹江口市一乡镇仅4天,就发现3个驻村工作队队长涉嫌工作日饮酒、接受村民宴请等问题线索,及时移交丹江口市纪委监委立案调查,依规依纪对6名责任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通过本轮“提级巡察”,十堰市发现面上问题885个,党员干部个人问题线索193件。截至目前,23个乡(镇、街道)均已报送整改情况报告,整改工作取得初步成效。根据巡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立案83人,已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6人,组织处理76人。

  提级交叉巡察

  村支书与县局局长一同被追责

  提级交叉巡察,即提级巡察与交叉巡察的结合,也是针对“熟人巡熟人”“说情打招呼”以及县(市、区)强势单位本级巡察难度大、巡察效果不佳问题。咸宁、孝感、随州等市采用这种模式开展巡察。

  2017年7月中旬至8月中旬,咸宁市对咸安区法院等6家县(市、区)重点单位开展首轮提级交叉巡察。每个交叉巡察组,由一名市委巡察机构县级干部担任带队领导。

  此轮巡察,共发现面上问题160个、党员干部违纪违规问题线索60件,根据巡察移交问题线索立案21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2人,分别高于全市平均数的 60.2%、129.4%、244.3%、212.5%。

  根据咸宁市委的统一部署,以通城县委巡察组为班底组建的市委第四交叉巡察组在对崇阳县林业局巡察期间,接到群众反映石城镇某村干部违规领取国家公益林项目资金问题举报。经巡察组了解,此问题不仅涉及该村干部,还涉及到崇阳县林业局领导干部滥用职权、违规安排国家级公益林项目资金等问题。该问题线索移交崇阳县纪委后,得到查实。该村支书及县林业局局长、副局长等5人被追责问责。

  以嘉鱼县委巡察组为班底组建的市委第二交叉巡察组在赤壁市环保局巡察期间,发现群众对赵李桥沿线4家污染企业反映十分强烈。交叉巡察组责成环保局党组立行立改,不到一个星期,该局就对赵李桥沿线4家污染企业依法进行了关停,使久拖不决的环保难题得到彻底根治。(记者 陈凌墨通讯员沈徇)

(责编:张隽、关喜艳)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