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广州一警员对记者“跨年追杀”岂能离职了之

2018年12月06日10:53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出社会你会丢(面)命的”,“你来采访,看我不把你扣着,看你死还是我活,我非弄死你不可”……因涉及到一篇监督批评报道,广州高铁南站一警员区某某从2017年记恨到2018年,就在今年的11月份,区某某还在电话威胁记者杨轩,发短信“索命”。(据人民日报官微)

面对记者的投诉求助,尽管被举报对象有名有姓,也是广州铁路公安的“熟人”,对于如此违反治安管理法规的恶劣行为,受案警方给记者的建议是“该警员去年已离职,走司法途径”。结合整篇新闻提供的信息,“区某某已离职”一说笔者半信半疑,“不信”尤其占了上风。

众所周知,无论犯事警员有没有离职,均是公民,理应受到法规约束。警方给记者建议“走司法途径”,便是不妥。对于涉嫌违法人员的举报,接到群众报警后,警方应立案查处,得出结论。特别是涉警违规处理,更应启动快速调查机制。各行政部门遇事,不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均推给法院让法官断案,法院岂不是要开得比餐馆还多?

区某某犯事,记者多次举报,督察部门要么装聋作哑,要么敷衍塞责,最后记者自己在群众的帮助下,“侦破”了此案件,甚至将犯事方的姓名和手机号码为当地警方均奉上,件件桩桩,事实俱在,依然不能将嫌疑人缉拿问话,又被轻描淡写地把“球”踢给法院。如此执法,围观群众忍不住又要说难听的话。个案的浊流冲浑警界的清流,民警的形象,就是让这样的执法犯法者、包庇者生生破坏了。

近些年来,网络发达,信息不对称,个人素质的差异导致社会矛盾凸显,冲突增加,琐事增多。警方如同“万金油”,既要有提枪捉拿穷凶极恶犯罪分子的忘我勇气,又要有爬楼钻窗拿钥匙、跳河救轻生者的亲民耐心,还要与诈骗分子斗智斗勇,更要面对群众手机镜头、记者笔杆子监督执法“保持微笑”,“到底该用多少牛顿力度抓坏人”的执法难题,情绪把控“微笑要露几颗牙”的纠结……如此种种,对执法者难免造成困扰。

也因此,记者与群众对警员的监督不妨人性化一些,不必吹毛求疵。公安部门更有新规,“不得受舆论炒作影响,不当追究民警责任”,这些都是对民警关爱和严肃保护,最终目的是让警方不必顾虑,大胆执法,以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但遗憾的是,也总有个别人员无限放大正常的执法权,制造紧张气氛,“将您像抓猪一样捆起来并塞进笼子里”的偏激说辞也出现在涉警公众号里,如区某某对记者“弄死你”的泄愤短信也被媒体公开,也有些警员个人的公众号里,不乏动不动就要抓监督记者的不当留言,警员午夜直闯女记者卧室事件也被曝光,每桩每件均挑逗社会情绪,不妥,违法,亦需纠正。警员区某某的“跨年追杀短信”“死亡威胁”,更需严肃处理追责。因为身份而膨胀,用办案技术和特权对付舆论监督,甚至抱团相护,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奉“国家之命”行使监督权的记者尚且是一盘菜,何况普通群众?

记者的工作,就是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报道一切有新闻价值的新鲜事物,把好舆论监督的关口;警察的职责,简单概括就是抓坏蛋,保平安。“舆论监督”与“保平安”实际上为辩证统一体:工作目的是发现健康肌体里的不良因子,警示、隔离、改良、剔除坏分子,以保证社会机制的正常运行,两个群体应是友好的“合作方”,均为社会正气的守护者,在个别警员眼里,何以成“欲捕之杀之而后快”的仇家?

如区某某等“老虎屁股”摸不得,一触即跳,往往反应其内心虚弱,存在问题。因此,针对此事展开调查就很有必要,不能一句“离职”了之,忽略受害记者和期盼真相群众的感受,将执法权“送人情”,就会造就“法外逍遥人”,自身不正,亦难正人。(陈大为)

(责编:周恬、张隽)
网站地图